無收聽記錄
RSS訂閱網站地圖幫助中心設為首頁】【收藏幻聽網
熱門搜索:天才醫生壞蛋是怎樣煉成的仙逆老子是癩蛤蟆痞子術士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武俠  »  滄海

  • 滄海有聲小說

    滄海文 / 鳳歌


    類型:武俠

    播音:未知

    人氣:加載中

    狀態:完結

    關鍵字:陸漸

    時間:2015-9-14 21:57:44

有聲小說滄海在線收聽

有聲小說滄海免費下載

有聲小說滄海簡介

一枚銅錢,外圓內方,翻轉落定,銅綠間透出嘉靖二字。

擲錢的是一名賬房,戴一頂破襤褸蘭四方巾,穿一襲青里泛白舊布袍,衣雖昌盛,人卻豐神,雙目如炬,盯著那枚銅錢沉吟,頭頂古槐正茂,槐花點點,細白如星。

幾個閑漢在旁賭錢,一個老漢連輸兩展,掉頭笑道:“寧先生,這銅錢有什么好玩,還不如借給小老兒翻本。”

那賬房搖頭道:“此乃卜卦,不是玩兒。”

那老漢笑道:“你又欺姓陸的沒見識,補褂子當用針線,哪用得著銅錢呢?”伸手便往拿錢,卻被那寧先生撥開,冷冷道:“不是我欺你沒見識,這卜卦是算命,可不是縫衣服。”

那老漢道:“算命?那又算到什么了?”

那寧先生道:“算到一個乾卦。”那老漢笑道:“錢卦?好啊,但凡沾到這個錢字,必是大富大貴的命了……”別的閑漢聽到這話,紛繁笑起來:“陸大海你輸瘋了,一心只想到錢?”

寧先生笑笑,道:“這話卻也不差,雖說此乾非彼錢,但乾者天也,《易經》卦辭有云:‘乾,元亨利貞’,元亨利貞,也就是大富大貴的意思。這一卦,變爻落在初九:‘潛龍、勿用’,乃是陽氣潛躲之勢,便如神劍在鞘,光焰斂躲,不出則已,出則威服四方、蕩平天下。”

一干閑漢聽得張口結舌,陸大海定一定神,道:“管他什么銅錢卦,元寶卦,這錢嘛,贏得手才算真的。”自褡褳中搜出兩文錢,喝道,“爺爺豁出往了,都押小。”

當莊的閑漢嘻嘻一笑,正要搖骰,陸大海卻道:“且慢。”那莊家道:“怎么,怕了?”

陸大海怒道:“放屁,爺爺怕誰?我一抬頭,天也捅個窟窿,跺下腳,地也得抖三下,想當年我出海往流求、往扶桑、往高麗、往蘇門答剌的時候,你小娃兒還在媽肚子里撒嬌呢?”

那莊家被一番搶白,臉脹通紅,幾欲發作,但想此老脾性雖壞,賭品卻高,從不賒債,若是破了臉,沒的斷了一條財路,只得訕笑道:“陸大海你厲害,屆時輸了,別向我小娃兒借錢。”

陸大海一聽,頓覺后悔,但大話入口,便如覆水難收,無奈哼了一聲。忽聽寧先生問道:“老爺子出過海嗎?”

“干過好幾年呢。”陸大海陡然來了精神,“只是后來鬧起倭亂,海路受阻,賠光了利息。好輕易回到中土,朝廷又厲行海禁,殺了無數船家,剩下的船家,要么投奔倭寇,要么做了海賊。小老兒一無利息,二來不想為賊為寇,只好當個窮打魚的。不過俗話說得好,縮頭烏龜命最長,想我那些同伴,要么被朝廷抄家殺頭;要么被賊寇劫了,丟到海里喂魚;算來幾十個人,活到如今的,也只得小老兒我了。”

寧先生嘆道:“老爺子這話深合圣人‘無為保身’之道。競利逐名,本是殺身之由,安貧樂道,方為遠禍之法。”

陸大海道:“寧先生你說的都是小道理,小老兒不懂。但先生會算命,無妨算算,小老兒這一展是輸是贏?”

那寧先生將手中銅錢連撒六次,說道:“這次為坤卦?變爻在上六,爻辭曰:‘上六,龍戰于野,其血玄黃’。”他見陸大海迷惑,便解釋道,“這就是說,陰氣一旦過于旺盛,勢必威逼陽氣,陰陽二氣難免大戰一場。只不過,自古陽者為君,陰者為臣,陰不勝陽,邪不壓正,老爺子這一展敗多勝少,若寧某卦象無差,當敗在六五之數。”

陸大海聽得驚奇,眾閑漢卻已嚷著下注,那莊家抓起竹筒一陣搖,驟然掀開,眾人屏息一瞧,卻是一個六點,兩個五點,再大不過。眾人無不驚訝,陸大海更是傻眼,那莊家一面收錢,一面笑道:“六五,六五,一六二五,寧先生真是鐵口直斷,哈哈,陸大海,還賭么?”

陸大海一翻褡褳,卻是空空,轉頭看往,那賬房不知何時,青衫飄飄,往得遠了,陸大海恨恨啐了一口:“晦氣,這酸丁竟生了一張烏鴉嘴。”

“你先別罵。”那莊家笑道,“這寧先生可惹不得。你說,姚家多大的家業?家里的金山銀山,幾個賬房也算不清,誰又沒挨過胭脂虎的嘴巴。可自歷來了寧先生,那算盤上就似住了神仙,一個月不到,別的賬房統統卷展蓋滾蛋。如今姚家流水般的銀子,都從他十個指頭上過往,絲毫也不差哩。你說,如此一來,姚大官人還不當他是寶貝?你敢罵他,留神胭脂虎聽到,撕你的嘴?”

眾閑漢皆笑。陸大海卻琢磨著如何向眾人借錢翻本。這時間,遠處鼓樂大作,眾閑漢一聽,鼓噪起來:“姚家的戲班來啦,往瞧,往瞧。”將賭具一卷,一哄而散。

陸大海翻本無看,提起魚簍,悻悻走了一程。俄爾云色轉濃,東熏風起。他多曾出海,善辨風色,急向一棵李子樹下趨避,站立方定,大雨刷刷而至,在空中激起淡淡煙塵。

雨正急,忽見一名灰衣漢子散發袖手,背負一個包裹,孤零零蹣跚而來,陸大海心熱喚道:“朋友,緊走兩步,來這里規避。”

那人聞如未聞,還是不緊不慢,來到李子樹前,卻不躲躲。

陸大海心中希奇,那灰衣人猛然抬頭,露出面目,只驚得陸大海開展半步,只見來人兩眼空洞,面目慘白浮腫,盡似一具水中浮尸,半分生氣也無。

那灰衣人一字一頓,沙啞道:“姚家莊還遠么?”

陸大海暗忖這人不只樣子容貌怪異,嗓子里也透出一絲鬼氣,便答道:“往西往五里就是。”那人兩眼一輪,似有銳芒閃過,忽又轉身,蹣跚往了。

陸大海呆看那人背影,驀地驚覺,這人雖行走雨中,衣發鞋襪卻是干爽挺刮,了無濕痕,再一定神,忽見他身后包裹之下,衣衫忽高忽低,如走龍蛇,但凡雨水滴落,轉瞬無跡。陸大海驚得目定口呆,直待那灰衣人消失在風雨之中,也未還過神來。

那雨本為陣雨,來往均快。未幾時云開日出。陸大海抖往雨水,失魂落魄走了兩步,驀地想起一事,轉身來到李子樹下,攀住樹干,嘩啦啦搖下十幾個又青又大的李子,塞進褡褳。

收拾甫定,忽聽咭的一笑,脆如鶯啼。陸大海一驚轉身,卻見一名女郎,碧眼桃腮,雪膚綠發,竟是少有的西洋夷女。

陸大海向日出海,也曾遇上幾個夷女,但如此美貌者,卻是頭一次見過,但見那夷女容貌雖奇,卻著一身江南時興的紅羅衣裙,懷抱一只波斯貓,通體賽雪,慵懶可愛。

幻聽網

熱門小說

江苏快三计划稳定网